• <tr id='wPreoy'><strong id='wPreoy'></strong><small id='wPreoy'></small><button id='wPreoy'></button><li id='wPreoy'><noscript id='wPreoy'><big id='wPreoy'></big><dt id='wPreo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Preoy'><option id='wPreoy'><table id='wPreoy'><blockquote id='wPreoy'><tbody id='wPreo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Preoy'></u><kbd id='wPreoy'><kbd id='wPreo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Preoy'><strong id='wPreo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Preo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Preo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Preo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Preoy'><em id='wPreoy'></em><td id='wPreoy'><div id='wPreo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Preoy'><big id='wPreoy'><big id='wPreoy'></big><legend id='wPreo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Preoy'><div id='wPreoy'><ins id='wPreo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Preo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Preo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Preoy'><q id='wPreoy'><noscript id='wPreoy'></noscript><dt id='wPreo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Preoy'><i id='wPreoy'></i>
                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秦都市报官网

                嘀嗒出租车师傅细数乘客温暖瞬间

                “抗疫期间护士隐瞒身份,我知道她是不想我给她免单”

                嘀嗒出租车师傅细数乘客温暖瞬间

                “抗疫期间护士隐瞒身份,我知道她是不想我给她免单”

                民生 2021-03-05 12:50:51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三秦都市报-三秦网讯(记者 姬娜 陶颖)人与人的温㊣ 暖,可能是一个不经意的举动,可能是双方都为对方着想的那点“小心思”,也可能是数年如一█日的、不计回报的付出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种温暖叫做“嘀嗒出租车师傅和乘客”。在出行的路上,他们不仅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,更在用不同的方式温暖着彼此。记者采访了8位嘀嗒出△租车师傅,他们中,有人一对一接送90岁独居老太太已经两年多;有人在春节给搭乘的小孩送出了几十个小玩偶;有人成立了爱心车队,有人化身“知心大哥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  他们在给乘客带来温暖的同时,也被乘客温暖着。遇到乘客评价说坐出租车心里更踏实,“这话比给钱还让我开心”;遇到60多岁的太婆到目的地后请吃饭,“感觉受到了认可”;在抗疫期间遇到护士乘客隐瞒身份,“我知道她是不想我给她免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前,记者采访了多位嘀嗒出租车师傅。他们来自不同城市,入行平均时间超过十年,每天14小时以上连轴转是工作常态。虽然辛苦,但总有一些力量,让他们在这样一份平凡而特殊的职业之路上,坚定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人都有老的时候

                我的这份帮助就像车让人,挺简单自然的

                谭毅 | 西安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我经常接送一位老太太,她已经90岁了,儿女都在国外,家里只有一个保∴姆陪着。有时老太太想去医院,或者出门办点事儿,就会给我打电话。到现在已经这样接送两年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可能因为退休前是一位老师吧,她比较能聊,每次上车后都特高兴,我也觉得挺开心的。每次去接她,家里有的水果、小吃,啥都塞我手上,特别热情。时间长一点,老太太会给钱,我知道这是她的心意,但我不会要。

                人,都有老的时候。看到社会上的老人在出行等很多方面都没那么方便,我们是∑ 真心想帮。一对一定点接送80岁以上的老人,也是我所在爱心车厢发起的免费服务。我同事也都很积极。

                记得有一次老太太给我打电话,特别着急,说牙齿疼得不行,但我没在附近。我就在团队群里发消息,结果立马就有人回应了,说他在附近,他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还有一同事定点接送一位做透析的老人,每次都是一大早把老人送到医院,背上楼,然后在那里等,老人做完透析之后再背上车,送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种接送,慢慢成了习惯。其实每次送完老人,我也不会觉得自己在做怎样的好人好事。我们有车,这是力所能及的事,就像车让人一样,其实挺简单自然的,就是给社会做点小事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春节我在车里挂了小玩偶挂件

                送出二三十个,小娃娃们说谢谢叔叔

                王振 | 西安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春节前,我买了一些10公分长的小玩偶,有小熊,小兔子、小狗这些形状的。挂在车扶手上,一次挂两三个,工具箱里还放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时候遇着小娃娃,他们一看这些玩偶,说好漂亮啊。我就会送给他们,其实这就是给他们准备的。虽然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面,但这个过程本身让我挺开心♀的。春节期间送出去了二三十个吧。

                相比一些背井离乡的人,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。我是西安本地人,每天出车在自己家乡的街道上,服务好每一位乘客,还能挣上钱,我挺知足的。我也有小孩,前段时间还带他去参加了“关爱留守儿童”的活动,让他知道,一个人的能量在于,可以去给与。

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  王振,西安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抗疫期间护士乘客隐瞒身份

                她是不想我给她免单,后来还是付了我5块钱感谢费

                杨建锁 | 北京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去年下半年,第二★波疫情期间,我接到了医院的一位护士。我本来是不知道的,后来在交谈中才偶然发现了她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她不透露身份,不是因为怕人躲着他们,而是他们知道现在全国各地都自发给医护人员减免车费。他们院领导也跟他们讲了,外出打出或者坐交通工具,都别暴露医护人员的身份,主要是出于这种考虑。

                结果在聊到疫情情况时,她不小心说漏嘴了,我知道了她是医护人员。我就说这一单给您免了,她说不用真不用,心意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车费我还是没有收,但发现她通过嘀嗒软件,给我发了一个5块钱的感谢红包。当时心里感觉还是有波澜,尤其是收到医护人员的红包。抗疫最辛苦的就是医护人员,结果他们不但没让你免单,还主动回馈你一个红包,非常感激这份心意,这是一种相互理解的温暖吧。

                10多年没在家过春节,

                免费送老人去拿药,老人说太幸福了

                刘志红 | 北京嘀嗒出租车师傅、首都爱心的士车队队长

                我开出租20多年了,是嘀嗒平台的出租车师傅,也是首都爱心的士车队的队长。我们车队成立的宗旨就是帮助弱势群体,传承中华美德,比如我们都在挡风玻璃处贴了个车标,70岁以上老人或者残疾人都是免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  刘志红,北京嘀嗒出租车师傅、首都爱心的士车队队长

                春节期间我接到一位老人,他去医院拿药,我看他也没人陪着,就说我在医院外等您吧。老人拿完药,给我打来电话,我就去接了他。这一来一回都是免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时老人非常高兴,说是第一次坐咱车队的车,这太幸福了。我听了也挺激动的,但因为疫情期间我们都是♀一车一消毒,也不方便握手,我们就聊了一路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做公益和挣钱,在时间上也没有矛盾这一说。加入这个爱心车队,大家其实都有思想准备,投入多一点时间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像我,有10多年没在家过春节了,要保障春节的运力。在外边出车看着万家灯火,我挺开心的。每年春节的时候,我都会给车队的每一位队员发感谢信,感谢他们的家属对我们爱心事业的支持,对社会的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遇到中风症状的60多岁太婆

                她感谢我的接送,还留我在老家吃了饭

                陈开才 | 成都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前两年我遇到一位60多岁的太婆,当时她要︼回200公里外的老家。看着状态像是一位中风的患者,走路特别慢,手也有些发抖。别人可能会有点顾忌,就没接她单。我看到她是病人,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跟随物业去她家里帮她把行李搬下楼,说实话举手之劳,也不存在觉得时间耗费多之类的。大概晚上10点左右到了目的地。当时她请我吃饭,现在想来都感觉挺幸福的,感觉到了她的一片真心,感觉我的付出得到了她的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这是最高荣誉吧,她有其他出行选择,但她选择了我们出租,我们就要用热忱服务她,打出我们的出租车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全城师傅爱心接力,

                不记得车牌号,没留电话和发票,但不到半天行李箱找到了, 

                马大聪 | 广州嘀嗒出租车师傅,嘀嗒橙星司机

                今年春节,有一位乘客丢失了一个行李箱,她是来广州旅游的,接下来还要去其他城市。那天下午,她在路边着急拦住我的车,说行李箱在其他出租车上丢了,问我该咋办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她是路边扬召上的车,而且是现金支付,没有留发票,也没存任何车辆及司机信息,这种情况其实很难找回物品了。最后我只能问了她的手机号,以及行李箱的尺寸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当天我就立即在十几个工作群发了寻箱子的信息,包括箱子型号尺寸等。但这样找还是大海捞针,因为整个广州司机的总数太大了。结果,很多司机又自发把箱子信息转到自己的工作群,一场全城司机的爱心接力,就这么展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幸运,当晚就有司机表示找到了。那位搭载乘客的出租车司机,当时因为联系不上乘客,就把箱子交到自己公司去了。后来〓这个乘客,在广州的群里,表达了对我和广州司机的感谢。

                湖南女孩离家出走,去医院︽打狂犬疫苗

                我劝她和家人和好,这个社会出来不容易

                赵海波 | 广州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三那天,我接了一位年轻的湖南女孩,她急急忙忙上车,让我带她去中医医〓院。这之前她被宠物鼠抓了一下,出血了,心里紧张,已经跑了几个大医院,想打狂犬疫苗。

                从她跟爸妈通电话,我知道她是悄悄跑出来的,跟家里闹矛盾,过年也没回去,对此她爸妈很不高兴。我跟她说,看你年纪也不大,以后慢慢成长,还是跟爸妈好好说说,他们也盼望你回家,这样大家高兴。出来也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车费20多元,但她当时身上没钱了。她说要加微信转我钱。我说不用了,反正过来也没多远,就让她赶紧去↑医院看看,车费没有就不用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30000多元现金和一堆卡在异地遗失

                以为找不到了,结果出现惊喜

                陈纲要 | 广州嘀嗒出租车师傅

                几年前,我遇到一位乘客,他在广州这边做生意,要回江苏老家。结果他把钱包落车上了,里边现金30000多,还有一堆卡。当时她已经回到江苏老家了,不知道在哪遗失的,去派出所也查不到,觉得没希望找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把钱包交给了公司,公司联系到了他。刚好那天公司在开月度安全会,她送锦旗到我们公司,我跟她合影了。第二天我送了她去机场,她还封了一个利是封给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是干这行,爱这行。这么大年纪了,也没想过改行,既然选择了,就把它做好,对自己负责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乘客眼中,司机师傅是城市珍贵而特别的存在,他们是可靠的,无论寒来暑往,始终用一盏顶灯,守护着乘客的出行和归途;他们是侠义和热心的,无论是疫情期间还是日常的帮扶公益,他们都自发积极,处处有身影;他们是铁汉柔情或⌒细腻的,遇到心情不好的乘客,会化身知心人儿谈心;他们也是俏皮的,一位乘客被问到读高几,成绩如何,打趣地说“没想到躲过了走亲戚,没躲过出租车师傅”…

                温暖是相互的。司机师傅和乘客之间的温暖故事,体现出了司机师傅身上的可爱和正能量,体现出了乘客的善意和信任感,也流淌着城市的暖暖人情味儿。

                (编辑:靳国英)